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那些年我与特感相处过的日子 上

单纯想把自己最喜欢的人物和最喜欢的特感拉到一起罢了


本来脑补了各种深刻含义的场面


写起来又是另一回事x


无cp!!(别信



本来以为一篇完看起来嗯...不行









Ellis知道他这次死定了。



距离安全屋还有半步距离时,竟然该死地被Smoker的舌头缠着拖了出去,自己被打成残血不用说,不知从哪涌出来的丧尸把他的队友们逼退回安全屋,然后是上门闩的声音。


他还迷迷糊糊的,听到了他们道歉的声音。


为他们救不了Ellis而道歉。



没关系的,Ellis这样想。


换成是我,我也会这样做。



脖子上的舌头越发收紧,Ellis的脑袋因为充血变得沉重,但他的思绪却出乎意料的清醒,他想了很多种奇奇怪怪的死法,没想到最后却是被舌头缠住窒息而死,Ellis扯着嘴角——该死的他现在连笑都做不出了——在他眼白一翻前最后看到的是Smoker那张一半完好一半长满恶心脓包的脸。





“咳咳,哈!”Ellis猛地睁开眼睛,贪婪地呼吸着空气,直到嗅到淡淡的烟味他才反应过来,他还没死!



难道这都是梦?



但身上斑斑血迹马上否定了他这个想法。



他用手支撑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Ellis开始打量四处,看起来是个废弃的仓库,但总是让人感到不对劲,这地方没有一只丧尸!毕竟Ellis到现在依然没变成肉块。



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?



Ellis踱着步走到门口,想先离开这个地方再做打算,但他突然僵住了,他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,又或者是不能,他实在太害怕了,特别是感受到从仓库深处射出的目光。这到底......Ellis尝试着扭头,但他的动作却慢的似乎能听到像机器咔咔转动的声音。当他的琥珀色眼睛和被蒙上一片白雾的双眼对上,Ellis发誓,他已经在心里把上帝艹了不知多少次了。








Again?



被缠住脖子的Ellis叹了口气,他分不清这Smoker是否还是之前那只,他也没有兴趣去辨别,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死得更痛快,窒息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。



出乎Ellis意料,舌头慢慢放松了下来,软软的瘫在Ellis的肩膀上。



“喂...”Ellis疑惑地转过身子,看到的却是Smoker略作纯良的脸,至少他完好那面是这样说的。



这个剧本不对啊!




“Are you a zombie?”



点头。



“So why don't you kill me?”



他似乎在思考,然后摇摇头。



“You don't want to kill me。”Ellis用陈述句重复了这句话。



点头。



“Well...”Ellis摸了摸下巴,他忍住恶心将舌头从肩上扯下来,“May I leave now?”



舌头重新缠上收紧。



“HEY!HEY!”Ellis举起手,表明自己没有要逃跑的意思,舌头才稍微放松了点。



“所以你想干嘛?放着肉不吃又不让我走,难道现在流行玩什么捆绑play?还是说Smoker开始吃素了?抓人就是为了加强食欲?真搞不懂.....”



Ellis又开始嘴炮起来,他只是希望这只丧尸看他这么烦快点放他走,或者吃掉他,不然这种奇怪的场景到底算什么?



但Ellis没有注意到的是,当他在胡说八道的时候Smoker已经喷出大量的烟,最后他差点被烟给呛晕了。



“咳咳...”Smoker把Ellis放得离自己远一点但恰好能用舌头捆住他的地方,然后抑制自己冒烟的频率。


Ellis顺着气,其实不算难闻,那应该是高级烟卷的味道,他曾在Nick吸烟的时候闻到过类似的味道,只不过相比起来这浓太多了,让他有点受不了。



Ellis扶着墙壁,“这样不行!”没等那只丧尸露出奇怪表情,他继续说,“你不让我走,我很可能会饿死。”他看到Smoker的动作吓得停顿了一下。



“而且我不吃人肉谢谢!”这句是吼出来的。







Smoker把看起来还新鲜流着血的人扔到一边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(?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6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