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WD/AC/虐杀】听说你缺宠物?

此文有三多

私设多

cp多

OOC多

小学生流水账【也许还比我好


兽化慎!AC病毒喵化,矮凳汪化注意!


猫的种类都是瞎扯的


设定比正文有趣系列x






傍晚,Jordi 捂着脸就带着他家宠物往小区门口隔壁的碉堡——宠物寄养院跑。


老院长T-bone叼着根棒棒糖笑眯眯的给Jordi开单,“又带Aiden来蹭吃蹭喝了?”忽视那只纯种德牧不屑的眼神,大手在他头上揉了几下。


Aiden是一只有着罕见绿色眼睛的德国牧羊犬,不知怎的就被Jordi拐了回家,不叫不嚷倒是听话的很,就是攻击性有点强。


比如说现在。


“你脸怎么了?”


“这个?”Jordi松开捂住自己脸的手,三条抓痕清晰可见。T-bone扳过他的脸看了看,“Aiden干的?真厉害!没流血就算给面子你了。”


“得得得,”Jordi摆了摆手,“我还有事要办,明早再接他回家。”他本来还想低头跟Aiden打个招呼,结果Aiden早就甩着尾巴走到后院去了。


“真是一点也不可爱。”






“Aiden!”一只白色的狮猫朝他冲了过来。“今天Jordi又没空照顾你吗?”


“你说呢Desmond?”


Desmond用舌头舔舐自己软乎乎的爪垫,然后擦了下被弄得脏脏的白色软毛。“别介,我这不是开心嘛!”


德牧哼出一个鼻音,迈着步走进自己的笼子里。


“嘿!”Desmond在Aiden笼子外蹦蹦跳跳,“你这么早进去不会觉得很闷的吗?”


Aiden扭开头:“我对你们这些猫没兴趣。”


T-bone这个寄养所说来也奇怪,总会有小动物不请自来,还全部都是猫。


“哈哈我觉得你会后悔的!”Desmond被逗乐了,“他们可是很有意思的呢!”


Aiden耷拉着耳朵“对啊对啊我知道,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再吵着我睡觉。”眼睛便慢慢合上了。





Desmond什么时候走的Aiden不知道,不过他确实是被猫叫声吵醒的。


他歪着脖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已经夜半了,他发现之前那几个空着的笼子已经有住客了。


Aiden依着叫声望去,发现其中一只叫做Ezio的公暹罗猫对着另一只叫Altair公豹猫发情,幸好他们被关在了两个不同的笼子里,否则Ezio真的会付诸于行动。当事猫Altair倒是冷静的很,直接窝在最远离Ezio的角落一个猫屁股对着他,但他好像叫得更厉害了。


隔了几个笼子,姜黄色的的英国短毛猫Edward摇着脑袋骂起来,“Ezio你别老半夜乱发情,烦得不用睡觉了!”


“也不知道上次3p结果被自己儿子撞见的猫是谁咯!”Ezio伸出爪子挠的笼子哐哐响。


英短咧着嘴,好像戳到了他的痛处“ConnorConnor!!挨揍又欺负你爷爷我,快帮我咬他!”


一只个头比普通猫大上几倍的混血英短应声跃起,稳稳当当地站在笼子上,他竟然没被关起来。


“别因为我长得大只就以为我是狗才行。”Connor晃晃尾巴盯着笼子里的英短“但抱歉爷爷,我答应了Arno今晚去找他。”


Arno这只猫Aiden曾见过几次,是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女孩养的混血沙特尔,挺有礼貌的孩子,Arno每次见到他都会软软的说声叔叔好,就是被自己的眼神给瞪了回去。


我看起来有这么老吗!?


伴随着Edward“不要见色忘爷!”的哀嚎,Connor灵巧地攀上门把手,借着体重把门打开,然后从容不迫地走了出去,动作一气呵成,可见没少干这种事。


不过见色忘爷?


Arno不也是公猫吗?


就在Aiden感叹这群猫的性取向怎么都不正常的时候,门咔得一声关上了。


“随手关门可是个好习惯。”


这声让Aiden发现原来他隔壁的笼子里也住着一只猫,陌生的面孔。


孟买猫儒雅地伸了个懒腰,然后坐直身体,用他那双漂亮的灰蓝色眼睛居高临下地望着Aiden:“你是新来的吗?”


“想太多了,别把我和你们归在一类。”德牧直视他的双眼。


“那个脸上被挠出伤痕的男人是你的主人?”


“你想说些什么?”Aiden警觉地竖起耳朵。孟买猫却换了个比较放松的姿势,一脸戏谑地看着他:“没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好奇私法制裁者到底是被怎样的人养着罢了。”


Aiden示威般的把背上的毛竖起,“你是谁?怎么知道私法制裁者的事!”


“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就别那么张扬。”猫爪按在Aiden嘴上让他噤声,听见Edward和Ezio依然在吵闹,Aiden不动声色地把竖起的毛放下,“Alex Mercer,有印象了吗?”


“你就是那时有犯罪倾向结果被我制止的那个Alex?”Aiden睁大浑圆的绿眼,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有几根像蜘蛛一样的爪子从Alex背后伸出,但被自己一喝止那些东西却像烟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而且那时候Alex的眼睛,是红色的。


“没想到你还记得我。”Alex收起爪看向一边,“我倒是问了Desmond那个傻白甜才知道你的下落。”


“我对你很感兴趣。”这是Alex的原话。

但由于Aiden这个狗脑袋一时转不过弯,这很明显是要找他复仇的节奏啊。


正当Aiden做好防御准备的时候,Desmond却突然大叫了起来,“Edward!你之前带回来那两只猫崽子不见了!”


一直在争吵的两猫静了下来,“啥!是那两姐弟吗?!”


“对啊!”Desmond着急的在笼子里上窜下跳,睡觉前检查过还在的一醒来怎么就不见了呢?


“Aiden!你鼻子灵帮忙找找看吧!我记得你的笼子门没关的。”


Aiden一脸懵逼地看着Desmond,“别急,你先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

Desmond顺了下气,把事情交代了:


原来两天前Edward从小区门口看到两只三个来月被遗弃的小奶猫,都是英国长毛,老乡见老乡,两眼那啥啥,于是Edward二话不说就扛起两只猫仔往兽医这跑,也许之前曾经在门口卖油条的邵君姐姐那待过,身上都沾满了油的味道,所以又被称作油炸双子。


因为自己儿子Haythem跑去和鱼一起生活,孙子Connor也没几天就往外溜,Edward便对这姐弟俩好的很,连Ezio都以为是他哪弄来的私生双子,Altair倒是提起了精神,名字都是他起的,男孩叫Jacob女孩叫Evie。本来好端端的就窝在Desmond隔壁但现在却不见了。



“所以就是这样。”Desmond特意在油的地方读了重音。


拜托,你们也不帮忙擦擦身体吗?Aiden翻了个白眼。


“好吧,我尽量。”忽视掉Alex幸灾乐祸的表情,Aiden走出笼子,低着头用鼻子嗅了起来。


果然好大股油的味道。


“也许是刚刚Connor开门的时候溜了出去吧。”Aiden转头汇报情况,却发现猫一只两只都趴在笼子上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“我是狗,不是怪兽,我不会吃掉他们的。”猫儿们不约而同的咳嗽了几声,倒是一直趴着的Altair坐了起来,黑暗中他闪闪的金瞳清晰可见,只见他举着爪子,露出有点锋利的大白牙,用Aiden听得有点吃力的口音说:“加油小子,我看好你。”


等等你谁啊!


Aiden憋着心里的咆哮,像Connor那样把门给打开了,穿过走廊后发现办公室里还亮堂堂的,想必是谁在里面睡着了。


Aiden放轻脚步,打算从办公室门口溜过去,怎料一股浓郁的油味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
你在逗我吧!


他任命地用头把门缝挤得足够大好让自己能够进去,一抬头就发现Leonardo·画家·兼职看夜·大番茄趴在桌子上打呼噜,金灿灿的发丝旁边还蜷缩着两个白色小毛团。


Aiden攀着桌子的边缘,在不吵醒画家的同时用鼻子拱了拱小毛团,其中一只抽着耳朵翻了下身,嘴里还念叨着:“姐...我想去吃油条。”


无可奈何之下,Aiden只好叼起一只,往自己身上扔,正想叼第二只的时候,尖锐刺耳的猫叫惊得他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
“你要带Jacob做什么!”Evie竖起尾巴装出凶恶的样子,这个尖嘴尖牙的大怪物打算带她弟弟去哪!


“我是被Edward他们委托来找你们的。”


“Edward?”小奶猫皱着眉思考,忽然恍然大悟的样子“就是那个一身浓咸鱼味的爷爷?”


憋住笑意,Aiden一本正经地说:“对啊,你们不见了那个咸鱼爷爷可担心了,快点跟我回去。”


Evie半信半疑,但看Aiden也没有要伤害他们就只好点点头。


恰好在Evie跳到Aiden背上的时候,Leonardo醒了,就是那声猫叫!所以当Leo眼前清晰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猫一狗齐刷刷的扭头看着他。


“我一定是在做梦。”Leonardo揉了揉眼睛,却没有再去追究梦境与现实,反而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

Aiden梗住身体,保持不发出任何声音原路退回。





当双子从Aiden背上滑下来的时候,他不禁甩了一下毛,因为那实在是太痒了。


“嘿!别把毛甩到我的笼子里!”Edward怪叫起来,但当他看到那两只猫崽子的时候,声音又变了一个调。


眼看Edward正想开展长篇大论,Aiden连忙缩回笼子里,没有理会Alex望过来奇怪的眼神,背着耳朵把音量调到最小。


演讲参杂着Desmond的“小声点那两个小家伙在睡觉呢!”和Ezio的月半小夜曲,他竟然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



当Aiden伸着懒腰爬起来的时候,各个笼子里的猫都不见了。


他只好小跑着穿过走廊,却见到猫咪们一字排开——包括一整夜没回来的Connor,倒是Alex不见了踪影——在吃新鲜的小鱼干,Ezio则在询问台上,Leonardo给他喂着番茄。


Leonardo似乎发现了Aiden的存在,眨眨眼睛微笑着,接着拿出香气扑鼻的牛扒给Aiden。




吃过早餐后没多久,Jordi就推门而入,他看到画家并没有感到惊讶,很明显他们已经打过照面。


Leonardo在见到Jordi脸上消了肿但还是挺明显伤痕时不自主的笑了一声,然后抿起唇,“秦先生,纵欲得适当啊!”


“那是Aiden抓的...”Jordi突然显得有些窘迫。


听得懂人话的猫咪们哈哈哈的笑成一团,Leonardo只能“嘘”了一声,让他们停止没有意义的叫声。



噢那实在是太尴尬了。




直到Jordi把Aiden领回家后,Aiden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挠他。






喝醉后抱着你对你说你真的太像他了。



“给你一爪只是想告诉你眼泪滴到我身上了。”







奇奇怪怪的设定:



碉堡地址就是在芝加哥风城



Desmond:

在碉堡建立当天就不请自住的家伙,院宠,猫缘好,和各种小动物都聊得来。

似乎没有要走的主意。




Altair:

主人是小说家Malik,但因为在家太过粘人导致Malik一不小心摔下楼梯折了左臂,于是被寄养在碉堡。

骄傲且不太愿意说话,属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类型。

讨厌水!!




Ezio:

在意大利漂泊过几年的流浪者,后来被Leonardo发现——只是因为他在屋顶唱歌唱的太入迷,一不小心栽到Leo的屋子里,顺带把番茄给踩烂了——带到碉堡去,结果对Altair一见钟情,有事没事就隔着笼子唱情歌。

撩妹高手,曾与Edward,Arno,Delsin共被称为风城四少。




Connor:

早年与母亲同住,在母亲死后与父亲,爷爷相认,误打误撞的住入碉堡,由于体型太大住的是狗笼子,有独特的开门技巧。

不太擅长与同类交流,但和其它动物却相处得很好。

在某次出外时与Arno相遇,从而建立起了纯洁的友谊。




Edward:

特别喜欢水,所以很早就带着自己儿子出海浪,也因为如此自己儿子跟了条鳕鱼过日子。

对酒的味道尤其敏感,但介于猫的体质,舔几口就会醉的一塌糊涂,T-bone就是这样捡他回来的。

和Connor相认后玩世不恭的性格收敛了许多,虽然还是那样。

曾与Ezio,Arno,Delsin共被称为风城四少。




Arno:

在五个月的时候父亲被毒死,然后被Elise收养。

非常有礼貌,据说之前是贵族什么的。

自己创办了间猫咪咖啡厅,口头禅是:小姐要来杯卡布奇诺吗?虽然听起来只是在喵喵叫罢了。

喜欢和Connor待在一起,希望Connor能教给他一些防身的小技巧。

他也试着想让Connor试试他家乡的特产,法棍面包,但还是被拒绝了。(干!安利又卖不出去x

曾与Ezio,Edward,Delsin共被称为风城四少。




Jacob:

姐控,和Evie捆绑一对。

特别讨厌咖喱的味道。

太过调皮莽撞弄伤过自己的左眼,留下了道伤疤。

因为长得太过可爱曾经被一朵玫瑰搭讪。

对邵君家的油条情有独钟。




Evie:

弟控,和Jacob捆绑一对。

比起自家弟弟要更加沉稳冷静的多。

实际上不喜欢吃油条。




Alex:

被拿去做实验的猫,结果被感染上了黑光病毒。

可以从身上分化出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吸收人类能短暂的变为人型。




Aiden:

实为到处打击罪恶的私法制裁者。

对人类所使用的电子产品——手机很感兴趣。

曾经受过训练。

虽然是只汪星人,但有着一些类似猫的行为。

风城百事通。


(实际上Delsin早就被他哥哥带走了x)




所以,各位要来领一只回家吗?




关于人形的问题:

Aiden的人形和游戏设定一样,只是失踪了。


刺客的人形则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x


也就是说除了病毒兽化和人形都是一个人以外其它都不是。


可以脑补一下人形和兽化碰面的样子x

评论(20)

热度(10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