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AC】【油炸法棍】住在我上铺的兄弟

万年欢脱风的我绝壁写不了正剧


大学AU


脑洞来自那个特别烦人上铺的视频


各种OOC,设定各种不切实际


一点也不好吃


本来还写了校园怪谈彩蛋,想想还是不放了x



0.


作为文科生的Arno其实对理科生并没有偏见。所以当舍监Malik说文科男的宿舍床位不够时给出的选择是去隔壁理科男生宿舍。


Arno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
然而他现在却宁愿到文男宿舍打地铺!




1.初次见面


给Arno分配到的宿舍看起来还算整洁,他看到上铺已经摆好了行李,便把自己的行李甩到下铺去。


就在他坐下打算整理一下内务的时候宿舍门忽然被打开,一个梳着背头的男生握着门把半个身子已经探进来了,但当他看到Arno的时候,绿色的眸子突然睁得老大,接着向后退几步看了看门牌号,然后把门“啪”得关上。


隔着门板,Arno听见男生的大吼,差点被气得吐血。



“姐!!怎么有个女生在我宿舍!!!”




过了几秒钟门又打开了,这次探进来的是Arno明显熟悉的人,竟然同系的才女Evie Frye。


Evie笑着连忙把她弟弟扯进来解释了一下情况。


原来这个男生就是Evie的双胞胎弟弟Jacob Frye,和他姐姐一样也是个学霸,由于他报的是数学系,一文一理,因此也有文理双雄的称号,在学校颇有名气。也有人因为姓氏读音而把他们戏称为油炸双子。



误会解释完以后,Evie留着两个小伙子在宿舍里好好交流一下感情。


“抱歉,你那个辫子太像...”Jacob尴尬地笑笑,右手微微向Arno伸出,“Jacob Frye,数学系的,看样子你是我的新舍友?”


“看样子你说对了。”Arno象征性地和他握了下手,“Arno Dorian,文学系。”


“噢!和我姐姐一个系的吗?!”Jacob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脑袋,“怪不得她认识你。”


不过他很快又摆出一幅严肃的表情往Arno靠过来,“不过小子,我告诉你,千万,别打,我姐的,主意。”


Aron立刻给Jacob翻了个白眼。


“第一,我对你姐没兴趣,第二,”他挑着眉,拿起Jacob的学生证,“算起来我还比你大几个月呢,我才应该这样叫你吧,小子!”


“我靠你哪找到的!”马上,Jacob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往Arno身上扑。


可能是Jacob比Arno高上几厘米,又或许是肩宽显得他更加壮实的原因,Arno觉得他扑过来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。


但Arno倒也不是没练过,一手按着Jacob的肩膀,另一只手把学生证举得高高的,略带挑衅地说:“谁叫你乱扔床上,好奇我就看看呗。”



“对了Jacob,今晚别忘了...”Evie突然推门而入,看见她弟弟和新舍友这么友好的样子,“诶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?”说着匆匆把门关上。



“姐!!”



看着Jacob一脸“WTF”的冲出去,Arno脑袋里的小灯泡“叮”的一声亮起来。



原来这家伙是姐控?



等等,这梁子是不是结上了?




2.锅


不同系的人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也不是没有,他们这一层的就只有三间宿舍,都是混系住的。


左手边那间住的是体育系的Connor和计算机系的Desmond,右手边那间住的则是艺术系的Ezio和历史系的Altair,但Arno觉得,以及保证,绝对没有一间的宿舍晚上会像他们那样。


在Arno的角度来讲,绝对是他上铺的过。




3.建议


结束了一天的学习,Arno拖着疲惫的身子瘫在床上。


就假寐了那么几分钟,Jacob便擦着头发吸着拖鞋走了进来。


“你还没去洗澡吗?”


Arno摇头。


“热水快被那群禽兽抢光了,”Jacob依着床的梯子回想刚刚惊心动魄的场面,“Ezio去打洗澡的热水就为了热泡面?怎么热?水浴加热?化学系的Alex教授哭晕厕所好吗!”


揉着毛巾,好笑的看着Arno一幅显然没睡醒的样子却还提着桶摇摇晃晃地往外跑,心疼这个新舍友之余Jacob还不忘嘴贱地说句:“小心别把肥皂丢地上了。”


回答他的是一根中指。





4.床上运动


当Arno洗完澡湿哒哒地回到宿舍的时候,Jacob已经在上铺躺好了。


透过床的栏杆,Arno看到他上铺的兄弟双手合十顶在下颚,应该在模仿英国的某位侦探。明明除了国籍以外,一点也不像。


为了不吵醒Jacob,Arno只好蹑手蹑脚地爬上床,缩进那还算厚实的被子里,枕着柔软的枕头让他有种飘飘然的感觉,很快他就进入了梦乡。


模模糊糊的,Arno觉得自己的床似乎在动,他第一反应认为地震。


于是他把被子掀开一角伸出手摸着地面。



等等,好像就只是床在动啊!



他梗着脸,视线直指上铺的床板。


除了有规律的摇晃以外,还有轻微的喘气声,Arno几乎可以想象他上铺在干些什么。



虽然Arno并不是那么不近人情,但大半夜才来打手枪,还他妈在床上,他就表示不能忍了。



于是他抬手敲了敲床板,上铺的人也吓了一跳,“Arno?你还没睡吗?”


“你摇得太厉害把我吵醒了。”Arno没好气地说。


Jacob呻吟了一声,“抱歉,还有两个就好了。”说着床又剧烈晃动了两下,耻得Arno都把头埋在被子里了。



“果然晚上做仰卧起坐最好了。喂,你怎么了?耳朵怎么这么红?”




5.失眠


失眠这种东西人皆有之,但Arno自从和Jacob住在一起以后频率似乎越来越高。


那Arno是怎么解决的呢?


哈当然是数绵羊啦!


虽然没有什么卵用。


Arno也十分好奇Jacob失眠的时候是怎么解决的呢?


然后他知道了答案。



“3.141592653589793......”



背你姐的圆周率啊?!!这样更睡不着了好吗!


经过了几天的圆周率轰击,Arno实在受不了向Jacob抗议。


Jacob想了想,也对。


这样太烦了。


然后他又换了一种治疗失眠的方式。




敲起了摩斯密码。





6.祸不及同学


这一晚,大大小小的声音从中间那个宿舍传了出来。


“啊啊!!行!就是那!”


“是吧,舒服吗?”


“舒服...靠,Arno轻点!”




“他们在搞什么啊?”Altair俯在桌上正在为他的论文而苦恼,听到隔壁宿舍奇怪的声音,不禁扶着额头。


Ezio从上铺探出个头来,“你那光好刺眼。”


Altair耸耸肩,把台灯的亮度扭小一格,“这样你都能睡?”


“不然能干嘛?我才不要整晚听他们吵,”Ezio翻了下身,把脸朝着Altair那边,“难道你没发现叫的是Jacob吗?”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Altair把椅子转过来,用笔敲着自己的手关节,“你是说...”


Ezio打了个响指,“你怎么这么聪明!”


Altair回了他一个呵呵的表情,接着又转回去叼着笔想大纲。Ezio看见他苦思冥想的样子就觉得好笑,叹了口气然后溜下床,“看你这么可怜,”Ezio在Altair略带疑惑的眼神中拿出了他那把骚红色尤克里里,“需要些...”


“不要!你走!”


“卧槽我还没说完呢!”



就在两个宿舍的吵得让人心塞的时候,另一个宿舍却显得相对安静的多。


Connor在Arno他们嚷了几句后就已经睡着了。


然而上铺的Desmond,泪眼汪汪地咬着他的被角。



这隔音真是太他妈的差了!



第二天餐厅里六个人围到一桌,两个人挂着黑眼圈,其中Altair是被双重魔音绕耳以及熬夜写论文弄的,而Desmond只是单纯的受到惊吓后睡不着,至于两个当事人,倒是淡定的多。


Jacob揉着他的腰:“没想到啊,你的技术还挺好的啊!”他用手肘碰了碰Arno的肩膀。


“那是当然!”Arno咬着一个餐包含糊地说,“我以前经常对我父亲做这种事呢!”


Connor一口牛奶喷到了对面显然睡眠不足的Desmond脸上,Ezio则在一旁憋笑憋的脸都红了。


Altair抽了几张纸巾递给Desmond,“反应怎么这么大?”


Connor尴尬地咬了咬手指。


“对啊!”Jacob把僵在半空的手收了回来,顺便带了根油条,“我不就打球扭到腰叫Arno揉揉嘛!”




然后饭堂充斥着Ezio魔性的笑声。




7.请求


“Arno!!”从上铺晃出一只手,“帮我装杯水吧!”


“哦。”一杯水递过来。


“Arno!!”从上铺晃出一只手,“帮我把那本书拿过来吧!”


“哦。”一本书递过来。


“Arno!!”


“干嘛!!有事不会自己下床?”


“不想下!帮我...卧槽放下法棍!!有话好好说!”




8.音乐


也不知道学数学的男生一定会弹吉他这个狗屁设定是谁说的。


反正Jacob就是会弹。


Arno其实并没有什么意见,毕竟在枯燥中弹上几首小曲也是挺惬意的事,Ezio就另当别论。



但最近有点不一样,主要是Evie给她弟弟介绍了一个妹子,邵君。


她来自中国,是文学系一个学姐,人挺好,也热情。


就是有一点,她知道Evie她弟对音乐挺有兴趣,特地从中国给他带了一盘唱片,不听不要紧,一听把Arno吓得整个人懵逼,Jacob竟然还挺喜欢的。


从此晚上一到那个钟数,准点!上铺肯定传来什么“我的老家呀,就住在那个屯儿...”


隔壁Ezio似乎也被歌声给吸引了,时不时来个什么隔墙对唱。


Arno本以为Altair会站在自己那边,没想到他和Ezio一起住了一年竟也练就了金身不怕魔音的技能全然变成一根老油条,在Arno辗转难眠的时候已经完全进入梦乡。



无奈之下,Arno只好夹着枕头卷着被子敲隔壁的门。当Desmond揉着睡眼出来开门的时候直接一个枕头甩过去然后赖在地上不走了。


“所以这都几天了?”Desmond撑着栏杆爬上床。


“我哪知道?”Arno整理了一下铺在地上的被子,幸好天挺热,不然躺地上第二天准着凉。“没想到来这还能听到声音。”


Desmond隔着被子闷闷的抱怨了一句:“我都说隔音差了!”


“我倒是宁愿他唱那个什么爱德华的版本...”


“那叫刘德华!爱德华是我下铺他爷爷!”


“是嘛...”




这午夜KTV终结句号还是几天后舍监心血来潮过来查房才发现这么一出,然后把乐器都没收了。


Ezio乐器多不方,Jacob倒是哭丧着脸找他姐哭诉去了。


宿舍,终于恢复了平静。





9.梦话不可信


“Arno...”


“啥...”Arno再一次被Jacob吵醒了。


“Arno...”


“干嘛啊你这小子?”他不耐烦的爬下床,踮起脚看了看Jacob到底在干什么鬼。


“Arno...”呵呵没醒,感情在说梦话,Arno自嘲一句,这家伙到底是多依赖我啊?


想着他又缩回了被子里。


“Arno...”


“嗯我在呢。”Arno觉得有点烦,但也只好含糊的给他回答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“嗯好。”


Arno转了个身。




等等!



这家伙说他喜欢我?


Arno眼睛睁得有点大。


这都是梦话,不可信的,Arno安慰着自己,殊不知他的脸已经红得不像样了。


然后他就像某些电视剧中怀春期的少女一样。


失眠了。



第二天Arno顶着黑眼圈起来,怨念地看着Jacob。


“靠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对他做了什么咧!”Jacob表示受到了惊吓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