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AC】【油炸法棍】请不要做与学习无关的事

大概是那篇上铺兄弟的后续x


各种客串


各种脑洞


各种OOC


一点也不好吃!


慎!







10.宠物


出乎意料的,向来不会自己收拾东西的Jacob把宿舍弄的干干净净的。

但知道原因的Arno却没有因此改变他的立场。

“把它拿出来。”

“是他!”Jacob纠正到。

“得了你,”Arno板起脸看着Jacob,“再不拿出来我就自己动手了。”

Jacob一脸难色,但就是不肯动。

Arno看Jacob这样便挽起了衣袖,“别跟我说什么他还是个孩子的废话。”他蹲下把半个身子塞进床底,用手掏了两掏然后钻出来,他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条小尾巴。

那是一只老鼠。

小老鼠。

一只会用可怜巴巴眼神向Arno求饶的老鼠。

“我要把他送到科长那去。”说着Arno拔腿就走。

Jacob连忙把开着的门用零点一秒的速度关上,“你说的是Corvo*?!”

“嗯。”Arno哼了个鼻音表示赞同。

“不行!”Jacob抓住Arno的肩膀不肯放开,“Corvo对老鼠这么不待见,谁知道他会把Roth怎么样!”

“你还给这家伙起了名字?”Arno捏着老鼠的尾巴左右摇摆,老鼠拱起身想用爪子挠他的手,可惜够不着。

“来吧让他留下来吧!”Jacob迫不得已地发动了无敌狗狗眼攻击,被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的Arno一手推开他的脸。

“这是理科生的特殊爱好吗?”Arno把老鼠递到Jacob面前的时候嫌弃的说。


当Arno第二次看到这只老鼠的时候它已经被Jacob关进一个笼子里了。

他挑着眉好奇地用手拨弄了一下。

倒是安分的很。

这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?Roth?


Arno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难以表达,于是当Jacob回来时看到他的表情就像是便秘多年的老人家一样。


Roth不是教Jacob的那个老师的名字吗?



Arno转头看着Jacob。


用一种名曰“恶趣味”的眼神。



*Corvo:游戏Dishonored的男主,原游戏的城市背景是鼠疫...




11.怪谈(0)

夏天到了,晚上也是热的慌,Desmond翻来覆去却是死都睡不着,下铺的Connor传来平缓的呼吸声,Desmond倒是羡慕他的好睡眠。

不甘寂寞,Desmond像猴子似的灵活地翻下床,没有打开灯,就开着个手电筒就挨家挨户的拍门去了。

这时的Jacob和Arno正坐在电脑桌前玩单机双人小游戏玩得不亦乐乎。

听到敲门声,Jacob第一反应就是拔电源,忽略掉Arno一脸震惊“进度还没保存啊!”的无声呐喊,自顾自的跑去开门了,结果是Desmond邀请他们去宿舍,正好他们也无聊睡不着,明天也休息,就答应了。

Jacob和Arno在Desmond的宿舍坐了没几分钟,另外两个也跟着过来了——Ezio和Altair,最后Desmond进来把门关上。

由于是夏天,大家也都是男人,就一个个光着膀子,除去在睡觉的Connor之外,五个没穿上衣的大老爷们挤在一个小房间里,那气氛也是挺微妙的。

接着Desmond从床底掏出几根红蜡烛,摆在大家面前点上。


这气氛更微妙了好吗!!


“所以我们现在要干嘛?”Jacob率先
打破了这份微妙。

“夏天最好当然是讲鬼故事啦!”Arno拍了一下Jacob的头,“你没看到这些蜡烛吗?难不成今天还是会Desmond生日?”

Ezio摸着他的小辫子,看看眼前这几个人,“鬼故事有什么好讲的,来说说学校的怪谈吧!”

Altair一脸呵呵又来了。

“诶学校有怪谈的吗?!”作为大一新生的Desmond自然不知道这些。

“当然!”Ezio一拍大腿,“告诉你,可多呢!”

就在Ezio兴致勃勃的时候,一阵风吹过,凉飕飕的,激起一层鸡皮疙瘩,最靠近窗户的Jacob体贴的把窗关小了一点,好让Ezio继续说。




12.怪谈(1)


“这第一个怪谈啊,是关于舍监Malik的。”

“哈?他有什么特别的?”Arno摸了摸下巴,除了人长的凶了点以外。

“嘘!你得听我说完!”Ezio本想拿吉他伴奏一曲,发现自己没带过来,只好垂着手继续讲,“难道你没有发现他左手袖子下面没有东西的吗!”

仔细回忆,确实,Malik左边袖子总是空荡荡的,本来也没有在意,但这么一说也实在是挺古怪的。

在座几个人好像都没有见到过Malik的左手,也没有人敢去问。

也许在那袖子底下藏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呢!

想到这里,大家心里不禁一阵恶寒。

“你们知道真理之口吗?”Ezio突然问道。

“就是那个谁说假话就会咬断他的手那个?”Desmond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倒是挺了解的。

“对,这故事来自我的国家意大利。”Ezio指了指Desmond表示他说对了,“但据我了解,学校美术室里也有一个这样的真理之口...”

“难不成...”Jacob已经张大了嘴,Arno在后面接了他的话,“是真的?”

“不知道,”Ezio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,“虽说是有这样的东西,但也没人敢去试。”

“你不是去了吗?”Altair金色的眼睛盯着他。

“但我说的是你的名字啊!”

“秀恩爱这种事我们不想听!”另外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。

“咳,”Ezio稍微坐直了身子,“所以Malik的左臂就成学校怪谈之一啦!”






【后来在强追烂打之下Malik才露出了他的左臂,原来他是在模仿某部中国武侠小说里的一个人物,“你们要不要专门来教师澡堂来看我!”来自 Malik的怒吼】



13.怪谈(2)


“第二个怪谈啊,是关于化学系那个Alex教授的。”

“等等,”Arno止住Ezio的嘴,“你确定我们是来讲怪谈而不是在聊老师八卦吗?”

“诶你不知道!”Ezio用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他,“这教授可不简单!”

“传闻说他长生不老...”

“有没有那么夸张!”Jacob又是充当一惊一乍的角色。

Ezio摆摆手,“听老我们十几届的学长说啊,这个Alex教授从那时到现在,样子根本没老过。

“你们想想看,现在他长得也就二十几最多三十,穿了常服还以为和我们是同龄人,但他十几年前就在这工作,难不成那时他才十多岁?

“而且他肤色也未免太过苍白了吧?”

“就像是死人一样...”Desmond喃喃出声。


五个人面面相觑。


“嗯可能是因为他保养的好呢!”Arno尝试着活跃气氛。

“对,也许是他涂BB霜涂太多了。”Desmond应和。


很成功的引起了笑声。


Arno默默把发现有东西从Alex背上钻出来的事咽下了肚子。




14.怪谈(3)


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说说最后一个吧。”Ezio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钟,做出了决定。

“其实我们这一层,不只有我们这三间宿舍。”

“右边走廊尽头那间。”Altair毫不犹豫的打断他,“那没什么东西,你也撬门进去看过,只不过是杂物房。”

“不是那个...是倒数第二间。”Ezio咽了口唾沫,“那个房间我至今也撬不开。”

“哦哦哦哦这个怪谈我知道!”Jacob激动地举起了手,注意到自己音量似乎有点大又把声音压低了些,“是不是那个手机幽灵?”

“手机幽灵?”Arno和Desmond显然并没有听说过这个怪谈。

Jacob向Ezio示意了一眼,得到允许后便往下说,“那个幽灵啊,好像是晚上才出没的,没有人看过他的真实面目,有的只是看到一部手机闪着暗幽幽的光,所以就被人叫做手机幽灵啦,好像就是住在Ezio所说的房间里面。”

“这学校真奇怪,”Arno皱起眉头,“连幽灵的名字都那么奇怪。”

“都说是怪谈嘛,谁知是真是假呢!”

Altair托着腮看着这群心智明显还不成熟的家伙叹气,正想打个招呼回宿舍睡觉的时候,“咚咚。”什么声音?


五个人都静了下来。


“咚咚”又响了一遍。


这是敲门声?!





15.怪谈(结)


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五个人都一脸懵逼。

这么晚了,谁还会来敲他们的门?

壮着胆子,Altair拿起了Arno带过来防身的法棍,打开了门。

“嗞!”一声电流划过的声音,接着眼前出现了幽幽蓝光,Altair这才发现门口原来站着个人。

那人戴着口罩和帽子,能看得清的只有他手机发出光映出来的绿色眼睛。

“你们,是想找我吗?”那人隔着口罩的声音闷闷的,在安静的走廊上显得有些空灵。

“你是手机幽灵?”Altair惊呼一声,房间里的几个人听到动静立马冲了出来,“二太爷,别方快打!”




Aiden捂着被法棍打得有点肿的脸,后悔去听这几个小崽子说的话。

被Aiden发短信叫过来的Malik开了灯敲着门板,“你说你们这一群人点着蜡烛在这里干嘛呢?聚众赌博?还是开什么男生之间的裤衩派对?”

五个人不自在的呵呵几声。

“笑什么笑!不看看现在已经几点了!还不快点各回各家!”

嗖嗖嗖不一会几个家伙立马溜回宿舍不见影。

“Aiden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Aiden敷着冰块往自己的房间里走。

自动忽略了Malik那句“这次Alex得心疼死了。”




16.怪谈(果)


第二天一早,教务处处长就请他们过去喝茶。

原来“手机幽灵”是社会学系的一名导师。

被质问是谁打了这位导师的时候,其余四个人都十分默契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情况以外的Connor被Desmond拉着也退了一步。

被卖了的Altair看了眼这些没义气的家伙,正想英勇就义。

没料到Arno用背后拿出了他珍藏已久的法棍往桌子上一扔,便扯着几个人往外跑,“我亲眼看到是这东西打的导师!”



Aiden拿起那硬邦邦的面包,闷闷地笑了几声。

“确实是这东西打我的。”

Haythem处长无语地直摇头。

最后每人要写3000字的检讨书。

当然,不包括Connor。



传闻在他们写检讨那几天晚上,总会在走廊上看到那种“鬼火”。

仔细一看却发现根本没有人。

明知道手机幽灵是假的他们却也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


殊不知这不过是来自化学教授的报复罢了。




17.交换


Jacob发烧了。

Evie给他送完汤以后便摆脱Arno帮忙照顾一下她那个蠢弟弟。

从不会让女性失望的Arno当然很爽快的做出了保证。

Evie走后,Arno无奈地看着呆呆坐在椅子上没有一丝生气的Jacob,“看来你今晚得睡下铺了。”


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把你抬上去。


待Jacob吃完药,搞好一切事务以后,Arno便把他弄上床。

“你这家伙傻笑什么!”帮Jacob掖好被角,Arno却发现Jacob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笑。

“你知道吗?”Jacob因为发烧而有点涨红的脸埋进Arno的枕头里,“你这个样子真像我姐...”没说几句,Jacob竟然就已经打起呼来。

姐的智障。Arno在心里吐着槽。

用手摸摸Jacob的额头,依然烫手,Arno便拧了条毛巾搭在上面。

轻手轻脚地爬上扶梯,Arno掀开上铺的被子,一股淡淡的柠檬味扑鼻而来。

当他还在想“Jacob有用过柠檬味沐浴露吗?”的时候,被藏在枕头下的几块柠檬片解释了一切。


真是简单粗暴。


把被子团成团抱紧在怀中,Arno隐隐约约能闻到掩盖在柠檬味下Jacob独特须后水的味道。

希望那家伙明天就好起来。

Arno祈祷着。

我才不要再照顾多他一天。

Arno躺平身体正准备睡觉,视线却不知不觉的被贴在天花板上的照片所吸引。

作为下铺的自己竟然从来没发现!

上铺和天花板的距离相差并不是太远,他借助月光照射进来的光线终于看清楚了那些照片。

多数是Evie和Jacob他们两姐弟的照片。

小时候的Evie早已是个美人胚子,但没想到Jacob却也挺可爱的嘛。Arno抬手用手指戳了戳照片上的小男孩Jacob胖乎乎的脸。



有几张则是和同层那几个家伙一起拍的。

Arno还记得刚收到晒出来的照片,自己就嘲讽Desmond的摄影技术,“都能弄好几个表情包了!”

接着没几分钟聊天群上还真发来了一个表情包,都是他的。


计算机系的家伙果然可怕。




Arno沿着天花板扫过去的食指突然停住了。

最后一张是...



是他的照片。




第二天,Arno发现一个悲伤的事实。

自己好像被传染了。

忍着眩晕感想叫Jacob起床,怎料到那小子已经不见人影了,只好自己摇摇晃晃地爬下扶梯。


Jacob拎着早餐回到宿舍便看见Arno窝在下铺抽纸巾擤鼻涕擤得稀里哗啦。

“你没事了?”Jacob听着Arno重重的鼻音不禁皱眉。

“一觉睡醒就没事了,”Jacob把早餐放在书桌上,“哈哈这次轮到我来照顾你了。”


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啊!


Arno撇着嘴看Jacob爬到上铺去,几秒后一声惊叫吓得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
“上面怎么会有我的表情包!!”




18.偶像计划


说来也奇怪,这六个混系住的家伙,除了Connor以外,每个人脸上都有一道伤疤,其中Arno的最为明显。

某天饭堂吃早餐的时候,Desmond憋不住,嘴痒痒地问了Arno他那条伤疤的由来。

“摔伤的。”Arno回答道。

“那你摔得也是挺有技术含量。”Jacob哧哧地笑,换来一记后脑勺攻击。

“那你们呢?”Arno指了指嘴唇,Altair、Ezio和Desmond的伤疤巧合地都在嘴唇上。

“胎记吧,谁知道呢?”Desmond耸了耸肩。“哈哈也许我们真有什么血缘关系也不一定!”

Altair嫌弃地坐得离他们远了一些,然后被Ezio拉了回来。

“只有我一个是打架弄的吗?”Jacob好奇地问。

“加我一个!”Ezio和Jacob空中击掌。

看着兴致勃勃聊着的几个人,一旁默默喝牛奶的Connor开口了。



“你们可以去建立一个伤疤男团。”





后来因为理由太奇葩,建团申请被驳回。





19.邀请


在一年一度的校庆晚会上,都会有一个时间段让同学们自由跳舞。这时男生们总会走到自己心仪的人面前,邀请她跳一支舞,被拒绝的可能性极小,所以撮合一大批情侣,因此也被人称作黄金交友时段。

Jacob的舞伴,毫无疑问的是他姐姐Evie,但正当他走过去的时候,一个印度小哥登了先机。

于是Jacob撅起嘴托腮凶巴巴的看着舞池里的那对舞者。

同样心情不好的Arno坐在Jacob对面,只因为他的青梅今天有事不能陪他,他便只好一个人...


嗯去吃东西。

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,Arno差点被薯条噎着。定眼看过去,原来是Jacob。

“你不也是?”

Jacob似乎被戳到了痛楚,愤怒的用手指了指。


Arno了然。


“别生气,吃些薯条吧!”Arno拍了拍装薯条的碗,已经快见底了。


他到底是吃了多少!


Jacob眨巴着眼睛,一个想法在他的心里悄然而生...

绕过桌子走到Arno 面前,微笑着点头,同时伸出右手,掌心向上,左手则放到背后腰间的部位。


“Shall we?”


Arno往嘴里塞薯条的手顿了一下,抬头看到了Jacob的笑容,嘴角不禁向上翘起。


“Volontiers!(非常乐意)”




接着他们为谁跳女步而吵起了架。

Arno很自然地吵输了。

在Jacob的手搭上他的腰时,他赌气一般的踩了Jacob的脚,Jacob当然也不甘示弱跟他对踩。

于是好好的一支交谊舞被他们跳得像踢踏舞一样。





最后被处长发现,两人都被罚去绕着操场跑十圈。

评论(7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