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WD】【T狗】酒

萌T狗的只有我一个人吗?


用些不好吃的粮引一下x






Aiden酒量不太好,T-bone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了。

因此当Aiden醉醺醺地拿着甩棍朝T-bone发起攻击的时候,他便抓住空档把Aiden电得晕死过去。

然后扛回住所。





到后来的合作,T-bone倒是对“给 Aiden灌酒”这件事越发的情有独钟。

每当Aiden回来碉堡的时候,T-bone总是会大摇大摆的走到他身边,接着一个杯子就塞到他怀里。



Aiden通常都不会拒绝他的邀请。



因此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,停在路边的车子会莫名其妙地响起。

又或是地底的蒸汽管道忽然爆炸,把路面炸出个大洞。

这时候T-bone会憋着笑从一旁钻出来,然后把喝醉后四处搞破坏的司法制裁者拉回碉堡去。

次日,当Aiden揉着因宿醉儿头痛欲裂的脑袋,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,“我昨晚没出去吧?”

T-bone吹着咖啡,一手把当天的报纸扔到了Aiden床上。

“下次别再叫我喝酒!”

Aiden觉得自己的头疼得更厉害了。





有时T-bone也会用些小花招。

例如把Aiden要吃的冰淇凌和他自己的交换了。

“朗姆酒...”Aiden舔了一口发现味道不对,便皱起眉看着那个莫名沉默的人。

“我说我突然想吃香草的了,你信不信。”T-bone耸肩,假装无辜地大口吃着原本属于Aiden的香草味冰淇凌。

“我吃这么一个小冰球是不会醉的。”Aiden一脸我对你太失望了的表情,戴起面罩走了出去。



“诶,你不吃就把它还我啊!”T-bone啃着蛋筒含糊地喊道。






除了那一天。

Aiden很早就回到了碉堡,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楼梯上喝着酒。

T-bone后知后觉地才想起这天是Aiden他侄女的生日。

于是他默默走过去,坐在Aiden旁边。

Aiden喝酒不上脸,所以他也分辨不出这时的Aiden到底是清醒还是靠着本能去喝那些酒。

也许只有喝酒,才能让他暂时忘却那负罪感吧。




两人无言,一直坐到天亮。






Aiden放下酒杯。

玻璃与地面接触的声音让T-bone 回过神来。

然后他连忙叫住了抬脚上楼的Aiden。




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



“我有事啊!腿都坐麻了!你快来拉我一把!”

评论(9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