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L4D2】It's time to go. (一)

除草,短


N/E


很久以前就在想花吐症的梗,但看了看似乎花吞也挺好玩的x


OOC归我,他们都是小天使,写毁了真是对不住orz


花吐症: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,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,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,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。


花吞症:患者需每日不断吞入固定花朵,只有喜欢的人的亲吻才能治好,若一日不吞花则会像毒瘾一般难忍。


有私设,超多x



时间轴在消逝之前








00.


Ellis得了一种病。








01.
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Ellis发现自己的左手臂浮现出来一些花纹——就跟他右边的刺青差不多——泛着红,但颜色很淡,不仔细看是看不见的。


Ellis起初也是看不见的。


不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花纹逐渐变得明显,甚至有沿着手臂向下蔓延的迹象。


本来Ellis以为他只不过是被什么虫子咬到罢了,过几天就会没事,于是便没有管它。


时间一长,他就觉得不对劲了。


那花纹不仅没有消失,而且已经到了小臂弯处。


更糟糕的是他的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呢喃着。



吃花。






02.


就在花吞迹象出现的第二天,Rochelle从外面带回来了一盆花。


“Guys!看我找到了什么!”


“这是......”


几个人都凑上去围着那盆粉红色小花,他们都很好奇是什么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依然能够生存。


“这是雏菊吧。”Nick开口,一旁的Rochelle投以赞许的目光。



雏菊,Ellis自然是知道的。


还没有爆发病毒之前,Ellis每个星期天陪着母亲去的教堂里就种着雏菊。




吃......


又来了。Ellis晃了晃脑袋,试图把声音甩出去。


他再定神看向那唯一一朵独立在花盆里的粉色小花,忽然就变了个样,那花似乎散发着诱人的气味,饱满粉嫩花瓣上沾着晶莹露珠,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可口。


忽然,Ellis意识到自己已经咽了好几口唾沫。


他紧张地抬起眼睛——Coach和Rochelle的注意力依然在花朵上——却发现Nick正盯着自己。







03.


“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对劲。”


Nick式的反问句,用的陈述语气。


他环手抱胸,直视着Ellis的双眼,似乎想透过眼睛看穿Ellis所隐藏的秘密。


“大概是太累了吧。”


Ellis假装打了个哈欠,余光看见Nick不出意料的皱眉。


“没事就最好,好好休息,明天还要赶路。”


说完Nick又望了Ellis一眼便走开了。



可不要拖累我。Ellis补充道。







Ellis是被痛醒的。


手臂上的有花纹的地方似乎有小虫子啃咬又像是被火灼烧着,红了一大片。



花!


他的脑袋叫嚣着,让他把那个脆弱的生命撕咬下肚。



尽可能地压低了脚步声,Ellis踉跄地跑到雏菊所在的地方。



Ellis觉得自己也感染了病毒。


不过丧尸吃人,而他吃的是花朵。



疼得颤抖的手撕下了雏菊的花瓣,Ellis忽然想起了那个关于雏菊的传说。


他便一边往嘴里塞着花瓣,一边在心里默念着。


当撕下最后一片花瓣塞入口中,左手臂花纹带来的疼痛也恰巧消失。


Ellis愣愣地盯着雏菊的花芯。




是单数。




TBC(大概?等等你什么坑有填过?)




*雏菊的传说就是那个“他爱我”“他不爱我”那个啦



评论(2)

热度(11)

  1. 光导纤维罗💡低靡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狗狗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