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靡。

堆草。
遊戲/漫威相關。
粵語狗。
⚽️主队DFB,多特黄黑人💛。
話不多不好相處。

【L4D2】It's time to go. (二)

打鸡血使我快乐


看剧情还能写很长啊,忽然害怕起来


想想自己的坑品】


OOC归我


更正一下时间轴从第一章第二节开始


关系还是处于不信任状态








04.


阳光,伴随着Rochelle的惊呼,让Ellis睁开眼睛。


他睡在大厅的地板上。


“El!你没事吧?”Rochelle半蹲着,担心地询问道。


Ellis晃了晃脑袋,回想起前一晚上的事情,他心虚地望了一眼现在空空如也的花盆,咬着下唇回答道,“没,没事。”


挣扎着爬起来,却因为一晚上压着腿睡觉腿麻站不稳而撞到了Coach身上。


“嘿看着点小伙子!”黑人抱怨着却带着笑意,他似乎被Ellis笨手笨脚的动作给逗乐了。他用一只手就把Ellis扶了起来——另一只手还提着平底锅。


Ellis难为情地笑了笑,“谢谢啦。”


他用手撑着桌沿,跺腿试图消除不适,而Rochelle和Coach就去各做各的事了。


真不知道Rochelle看见那个空花盆会怎么想呢。


他忽然就有点后悔把那花给吃掉了。


Ellis心里懊悔着,抬起头却对上的Nick的视线。他屏住了呼吸。


对方看了他大概三秒钟的时间,便移开了目光。


他顿时松了口气。








05.


Coach给他们煮了早餐,鉴于他是业余美食家,几只鸡蛋都能弄出一道好菜肴。


以至于Ellis像八辈子没吃过蛋一样狼吞虎咽,他庆幸Rochelle没有提雏菊的事。


Rochelle和Coach在一旁笑出声,而Nick则嘲讽他说看上去像一个害怕别人抢自己东西吃的五岁小朋友。


“我真的觉得他只有五岁,呃,可能还不到。”Nick戳着自己的食物,对其他两个人说。


“Well,Nick,我认为你不应该这样随便评论别人。”Coach和Rochelle交换了一个眼神,“毕竟我们之间了解得还并不多,不是吗?


“好吧。”Nick撇撇嘴,做了一个摊手的姿势。





早餐过后他们便动身了。


清理掉挡在安全门外的丧尸,四个人便冲到空地上。


Ellis提着霰弹枪近身轰掉一只丧尸的时候,他注意到自己手臂上的花纹已经退到了臂弯以上,被衣袖给掩盖了起来。


也就是说吃花是有效果的。




他们要去的是一个商城,Ellis不确定那里面会不会有花,便沿路在花基上采了些塞到裤袋里。


但结果都很不好。


有几次他都被藏在花丛后面的Boomer喷了一脸。




“你他妈在干嘛?”


Nick站在前面——Coach和Rochelle在为他们开路——对着满脸胆汁,胡乱轰着丧尸的Ellis吼道。


Ellis擦了擦脸,“摘花。”


他再也忘不了Nick转身给他的那个“你他妈是在逗我。”的表情。








06.


武器店的店主也许和自己一样。Ellis这样想。


除非是对可乐上瘾,否则谁会在对抗丧尸的时候喝可乐?




不过吐槽归吐槽,Ellis还是很感谢他履行了承诺,帮助他们通往商城。


摘的花挤得裤袋胀鼓鼓的,有好几次三个人都问他到底拿花来干什么,但Ellis没有回答。


他可不想被当成怪物。




商城的安全屋物资自然是更丰富的,但丧尸也是。


安全屋和商城仅有一门之隔,商城里的丧尸就像是饿了几天的野兽——虽然他们本来就是——扑着走着,带着嘶吼声堆积在安全屋外面。


四个人盘腿而坐,明明爆发病毒是在几天前,却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,默默地分发补给。


Coach说着明天的行动计划,但Ellis没听到。


他在想吃花的事情。


花纹已经回到之前淡红的颜色,停留在上臂的三分之一位置,也就是说吃花可以抑制花纹的蔓延,而且这一整天脑袋里也没有烦人的让他吃花的声音。


而当他的花纹变得鲜艳,并且疼痛时,那种感觉,就跟毒瘾发作似的。


难不成以后就得吃花过日子吗!


Ellis有点崩溃,他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患上这种奇怪的病,甚至连这病能否治好也还是个谜。




这让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却发现Coach的长篇大论早已经结束了,几个人都挨着墙休息。


他只好站起身,走到安全门前背对着他的伙伴。


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朵小花,吃了。




TBC(?)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光导纤维罗💡低靡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持续死亡